2月智能家居,10月财经新闻

焦瑾璞:中国黄金市场国际化程度提高定价话语权应进一步加强

焦瑾璞:中国黄金市场国际化程度提高定价话语权应进一步加强

2018-03-11 11:55

  第一,商品属性。黄金在饰品和工业等领域具有特殊的使用价值。2017年,全球金饰需求为2136吨,同比增长4%。此外,黄金的机械加工性能、导电性能优良,被广泛用于电子工业。随着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的日益普及,电子工业的黄金需求已不可忽视。2017年,全球科技领域用金需求为333吨,同比增长3%。

  随着Fund of Fund (FOF)基金投资在我国的兴起,大类资产配置越来越受关注。大类资产中,股票总体表现最好,但波动也最大;黄金表现次之,但在经历了2008年-2012年的牛市后,进入了较为漫长的恢复期;房地产和债券市场表现稳健,波动最小;而大商品在经历了近7年的下行后,也在2017年逐渐回升。分析发现,黄金与其他大类资产相关性总体较低,因此,在资产组合中加入黄金可以有效地分散资产组合的风险。

  黄金的货币属性与其稀缺性不可分割。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黄金的货币属性和其在现代经济金融体系中的也愈发重要。近年来多国增持黄金储备的行动表明黄金在国际储备中的地位有所增强,其在经济金融危机发生时期的地位和作用不可忽视。而目前产金大国的产金绝对数量有限,且存在一定递减趋势,导致了黄金的稀缺性。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党委、董事长叶国标表示,上海正在着力打造国际金融中心,构建一个多层次、高效运行、健康发展的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陆家嘴金融城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核心载体,这里聚集了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保险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等国家级金融要素市场,以及上千家持牌金融机构,荟萃了数十万金融白领。陆家嘴金融城是内地金融要素市场最齐全、金融机构最密集、辐射和服务功能最强大的区域,目标就是要构建与伦敦、新加坡、纽约比肩的世界级金融城。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是的直属机构,我们的大厦在东方明珠东侧,被誉为“东方蓝宝石”,是陆家嘴金融城的新地标。但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绝不仅仅是一幢楼,更是一个平台,一个为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服务的资源性、服务性、功能性平台。今天揭牌的“陆家嘴资本夜话”系列讲坛是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这个大平的一个子平台,旨在聚焦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金融服务与实体经济的联动、跨境资本运作等主题,每次邀请一位实战部门或理论研究部门有水准、有思想、有经验的专家大咖,通过90分钟的主题和30分钟的互动交流,把问题讲深讲透,与上海金融界、企业界的高管分享思想、知识与经验,解读政策、分析市场、前瞻行业趋势、提供投资……从而打造陆家嘴的财经新地标和资本大讲堂。上海“五个中心”建设,背后都离不开信息中心、知识中心、思想中心的构建,我们相信,新思想、新信息、新知识、新经验的充分和交流,是一种财富的传承和,能够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尽绵薄之力。

  虽说“现货价格看伦敦,期货价格看纽约”,但近几年也出现了“西金东移”的变化。国家对黄金的需求量减少,东方国家的需求在增加。据世界黄金协会统计,过去10年,全球黄金需求上涨近50%,而同期亚洲的黄金需求上涨了约250%,特别是亚洲的黄金消费已占全球的70%以上,成为主要需求。20世纪90年代初,印度与中国的黄金需求占世界黄金需求总额的25%,到2017年,这一占比升至近50%。

  上海黄金交易所党委、理事长,经济学博士、研究员、教授和博导,自2015年加入上海黄金交易所以来,提出了上海黄金交易所“市场化、国际化”发展战略,打造“上海金、百姓金”两金品牌,推出首个以人民币定价的“上海金”基准价。焦瑾璞曾在中国人民银行工作28年,主要从事金融、货币政策、金融监管、普惠金融等方面的研究和政策制定工作,是我国普惠金融研究方面的权威、金融消费权益研究领域的专家,历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局局长、上海总部党委委员、研究生部党组、部务委员会副,以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等职务,公开发表学术论文或理论文章200余篇,出版著作10余本。

  本期讲坛以“2018黄金市场发展和资产配置”为主题,特邀上海黄金交易所党委、理事长焦瑾璞作主题报告。

  中国是三位一体的黄金市场,三者分别是上海黄金交易所,商业银行和上海期货交易所。其中,上海黄金交易所是标准的场内市场,拥有现货、衍生品和租借业务。商业银行有黄金自营业务、黄金柜台业务和黄金经纪业务。上海期货交易所的主要业务是黄金期货,黄金期货目前只允许期货公司代理交易,所以投资者结构相对而言比较单一。

  在“西金东移”的过程中,亚洲的上海、、东京、孟买、新加坡等市场,都在积极争取成为有国际影响力的黄金交易中心。而以上海黄金交易所为代表的中国黄金市场,也正向国际黄金交易枢纽发展新时代迈进。

  ‍‍上海黄金交易所党委、理事长焦瑾璞在题为“2018黄金市场发展与资产配置”的主题报告中,从黄金市场在整个金融市场的地位、全球黄金市场概览、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与、黄金的资产配置与投资价值四个方面进行了阐述。‍‍

  从美国的历史数据来看,当通胀水平快速升高时,黄金价格也随之上涨,特别在1972-1974年、1976-1980年两段高通胀期间,黄金的线%。有学者了美国物价水平和黄金价格存在长期协整关系,黄金价格在长期是通货膨胀的对冲工具。一般来说,抵御通货膨胀的最佳对策是变现金为实物投资,如房地产和黄金等贵金属。不过,投资房地产所需资金量较大,且周转时间长,变现能力弱。相比之下,投资黄金的可行性就强得多。

  在这三位一体中,主要的市场枢纽就是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黄金交易所所实行会员制,截至2017年底共有会员253家,其中国内金融类和综合类会员165家,特别会员19家,国际会员69家,基本上涵盖了全国绝大多数的产用金企业和大型的金融机构。2017年,交易所市场总成交金额19.52万亿元,同比增长11.93%,其中,黄金成交量5.43万吨,白银成交量突破100万吨。黄金成交量是2003年的115倍,交易非常活跃。

  关于上海黄金交易所,他介绍道,目前上海黄金交易所有询价市场、定价市场、竞价市场、租借市场这四大市场。第一,竞价市场。竞价市场中,银行、投资机构和个人均可参与。竞价市场的交易量最大,2017年黄金竞价交易量为3.02万吨。第二,定价市场。2016年4月 “上海金”集中定价交易业务的成功推出代表着定价市场的建立。“上海金”集中定价交易通过多轮次“以价询量”集中交易的方式,在达到市场量价相对平衡后,最终形成“上海金”人民币基准价格。“上海金”推出之后竞争非常激烈,因为别的市场不想让上海主导价格。2017年4月9日,迪拜黄金与商品交易所正式上线“上海金”期货合约产品。第三,询价市场是机构之间开展定制化衍生品交易的重要平台,2017年黄金询价交易量为2.29万吨。已成为上金所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第四,租借市场,会员和客户托管于交易所的黄金、铂金、白银等实物,其持有人可办理租借业务手续。黄金租借可以实现租借双方双赢,于承租方可满足其日常用金需求,有效规避波动风险;于出租方,提高了实物黄金运营效率,降低了管理成本,增加了投资收益。

  上海黄金交易所正在国际。一方面,“上海金”的成功推出将为全球投资者提供一个公开透明和可交易的黄金人民币交易基准价,助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另一方面,黄金国际板是中国黄金市场迈向国际的重要一步,也是是上金所深化“国际化”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成立三年来,国际板吸收了69家国际会员,基本涵盖全球重要的矿山企业、投资银行、商业银行和黄金使用机构。累计成交量超过2.3万吨,累计成交金额达3.6万亿元。

  作为重要的避险资产,黄金可以有效的规避地缘危机和经济危机带来的冲击。地缘的不稳定将直接影响资源供给,从而可能导致资源价格上涨,商品价格的走高也会触发黄金的商品属性。地缘不稳定会降低信用货币的吸引力,很可能触发黄金的货币属性。

  第二,货币属性。目前,央行都将黄金纳入了储备资产,有利于对冲主权货币资产信用风险和汇率风险,优化央行资产负债表,彰显了黄金作为储备的货币属性。截至2017年末,全球央行连续9年为黄金净买入方。截至2018年1月,中国黄金储备达1842.6吨,在外汇储备中的比重为2.4%,位居全球第六。纵观全球,一些国家对于黄金也有了新的认识。在美国,2011年7月,州宣布承认黄金为货币。2012年8月,CME宣布将黄金纳入可接受交易抵押品范畴。在,2013年1月,联邦银行发起“黄金回家”运动。在印度,2015年11月,印度正式发行了黄金货币化项目,包括黄金债券、黄金储蓄。

  黄金的价值在哪里?首先他表示,研究黄金必须要研究全球的经济。当今,经济前景仍然易受贸易政策变化、全球金融状况突然恶化和地缘紧张局势不断加剧的影响。虽然全球金融危机所致许多脆弱性的阴影已有所缓解,但一些不确定性和风险仍然如影随形。这使得金融市场的任何调整都比之前复苏时难以预料,并增大了与政策失误相关的风险。此外,金融市场上黑天鹅事件不断发生,也将对未来产生不可预测的影响。在这样的大下,黄金基于其特殊的投资避险功能而备受关注。

  同时,中长期的美元走弱也将利好黄金价格。由于黄金的价格以美元计价,受到美元的直接影响,因此黄金和美元呈现极大的负相关性。美元升值或贬值将直接影响到国际黄金供求关系的变化,从而导致黄金价格的变化。

  抵御通胀是黄金投资的重要职能之一。从美国的历史数据来看,过去的100年中货币增速平均是6%,但是经济实际增速只有3%。而且在最近的20年,美国货币增速未变,但是P实际增速越来越低,近7年的P实际增速平均只有1.4%,说明货币贬值在加剧。货币太多,配置有价值、国际定价的资产成为趋势,黄金的价值又被重新重视起来。

  会上进行了“陆家嘴资本夜话”的揭牌仪式。上海上市公司协会秘书长、上海证监局原副巡视员钱衡,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党委副、董事罗琦,钜派投资集团董事长倪建达,彩亿集团联合创始人林琼上台揭牌。中国(上海)贸易试验区金融服务局副局长张辉,上海银行同业公会秘书长赵海,上海保险同业公会秘书长赵雷,上海股权投资协会秘书长苏晓悦,上海支付清算协会副秘书长,上海互联网金融协会副秘书长孟添,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董事长党委叶国标了仪式。

  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简要来说可以分为以下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1949年到1982年,市场化的管制时期。建国以后国家对黄金的供需实行严格的管制,开采的黄金必须给人民银行,用金单位也必须按配额由人民银行进行配售。黄金作为外汇储备的一种重要形式主要被用于紧急的国际支付。第二个阶段从1982年到2002年,国家对黄金供需逐步取消了管制,开始建立黄金市场。第三个阶段是2002年以后至今。2002年10月,在中国人民银行领导下,上海黄金交易所建立,标志着中国黄金管理体制市场化的开端。

  第三,金融属性。黄金作为非主权信用类资产,在当前的信用货币体系下,发挥着避险功能和稳定器的作用,具有内在的投资价值。将黄金纳入资产池,可以降低系统性风险,优化资产组合的风险收益比。由于黄金供应的有限性及非信用性,黄金价格通常对通货膨胀比较。货币供应量和通胀水平的长期的、显著的上升,往往会带来金价的明显上涨,从而使黄金可以有效地对抗通胀。历史经验显示,当严重的金融危机发生时,国家主权信用评级会有所下降,而各类金融资产的相关性则大幅提升,从而加剧危机蔓延,但黄金由于具有超主权的非信用属性,往往表现出与其他资产显著不同的负相关性和良好的避险价值,对于稳定市场有重要作用。

  在整个金融市场里,按标的来分有专门的黄金市场。黄金有三个属性,分别是商品属性、货币属性和金融属性。

  他介绍道,伦敦黄金市场和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是传统的“两极”。伦敦黄金市场是全球最大的黄金现货交易市场,也是全球重要的黄金现货定价中心。伦敦黄金市场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在1897年时引入伦敦银定盘价,在1919年引入伦敦金定盘价。目前,伦敦黄金市场集中着来自全球各地投资者的现货、远期、掉期等一系列非标准化的黄金交易,设定了全球黄金现货的定价基准和实物交割准则。

  3月5日,由中国(上海)贸易试验区金融服务局、上海市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上海市基金同业公会、上海市上市公司协会、上海市股权投资协会、上海支付清算协会、上海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共同主办,钜派投资集团、有鱼普惠联合主办的“陆家嘴资本夜话”系列讲坛第一期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

  黄金还具有良好的收益风险结构。黄金年化收益率仅次于股票,高于债券、股票、房地产、大商品和外汇;风险低于股票和大商品,最大回撤低。但投资者不应忽视黄金也是风险资产的本质,应根据个人实际风险承受能力选择黄金配置比例。个人投资者的资产配置,应取决于其风险偏好。随着个人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的提升,黄金在其资产组合中的最优配置比例也相应提升。

  此外,上海期货交易所黄金交易市场和商业银行场外黄金业务做的也相当不错。上海期货交易所黄金交易市场方面,2008年1月9日,上海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合约正式挂牌交易。进一步丰富了我国黄金市场的产品类型,成为黄金现货市场的有力补充。黄金期货合约包括三个近月合约和五个远月的双月合约,均有固定的交割日期。目前黄金期货已成为上海期货交易所比较活跃的期货品种之一。商业银行场外黄金业务是指银行与其客户之间开展的实物金销售、黄金积存、黄金租赁、黄金远期和黄金期权等黄金业务,产品种类繁多,交易方式灵活,能够较好地满足企业的融资需求、避险需求以及个人的投资需求等,与场内市场互为补充,向黄金产业提供多方位的金融服务。

  钜派投资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倪建达在致辞中表示,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为上海乃至中国金融行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众多大咖将汇聚在此,为中国金融业的蓬勃发展建言献策,分享对金融业未来的洞见,呈现了高屋建瓴的智慧。在这个平,金融业从业人员、管理部门官员和专家学者都能够将自己最具洞见的观点分享出来,汇聚出磅礴力量,更好地引领金融业的健康发展。他相信,在大家的努力下,“陆家嘴资本夜话”一定会成为业内的高端平台,越来越有影响力。

  上海市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副局长张辉指出,浦东承载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核心功能区建设的国家战略,集聚了包括股票、债券、货币、外汇、金融期货、商品期货、黄金、保险、信托等各类金融要素市场,拥有超过1000家银、证、保类持牌金融机构。早在2014年9月,“黄金国际板”就在上海自贸区启动,这是上海自贸区推出的首个国际化金融类资产交易平台。近年来,浦东作为上海自贸试验区和科创中心建设的承载地,在跨境人民币业务、金融服务业扩大、面向国际的金融市场建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等方面先试先行,不断加大金融创新力度。

  与伦敦黄金市场不同,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实行的是标准化的场内黄金期货和期权交易,实际黄金实物的交收占很少的比例。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日交易量接近2700万盎司,其黄金期货交易市场为全球最大。它的黄金交易往往可以主导全球金价的。

  张辉表示,浦东正在建设上海“四大品牌”核心承载区,而金融业正是打响“上海服务”品牌的关键领域,是体现“上海服务”集聚度和显示度的关键所在,完善的资本市场、健全的基础设施,是浦东最大的优势。希望能够借助“陆家嘴资本夜话”系列论坛这一平台,进一步打响品牌、优化、解读政策、分析市场,进一步促进大家的沟通交流,更充分展现出浦东的区域特质和整体优势。

  长期以来,伦敦金定盘价曾经由五家国际知名的金融机构决定。但近年来这种定价机制受到市场投资者的广泛质疑,认为参与定价机构涉嫌黄金价格,缺乏透明度。2015年3月,LBMA将黄金定价权移交给伦敦洲际交易所(ICE)负责管理和发布,新的黄金定价机制被命名为LBMA黄金价格(LBMA Gold Price)。目前由12家国际知名的金融机构担任直接定价会员和做市商,其中包括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交通银行。

  彩亿科技集团高级副总裁林琼女士在致辞中表示,感谢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牵头主办这样一组非常专业权威且颇具价值的论坛。“陆家嘴资本夜线期,有鱼普惠作为金融科技品牌参加此次论坛,是响应国家政策,服务国家战略,希望能够借此平台与各业界人士分享更多的专业知识和宝贵的实战经验,实现在资本市场上的共同进步,为中国金融行业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2018年,原油期货将在浦东正式启航,上海保险交易所将积极建设国际再保险平台,浦东将继续巩固在资本市场的领先地位,依托资本市场稳步推进金融创新、深化金融,增强国际话语权,提升配置境内外资源的能力;同时,推动资本市场围绕着上海自贸区、科创中心以及“一带一”等国家战略进行布局,服务实体经济和国际贸易,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市场联通。

  大类资产的最优配置是多少呢?他介绍道,上海黄金交易所研究团队应用桥水基金全天候策略所采用的“风险平价”模型对黄金在大类资产组合中的最优配置进行测算。通过模型分析,在由股票、债券、黄金、大商品、房地产、外汇资产组成的大类资产组合中,黄金的最优配置比例约为7.25%。若只配置股票、债券和黄金,他认为黄金的权重应该在18%左右,股票的权重在14%左右,债券的权重在66%,这样获得的收益率最高,风险最低。

  近年来,理财、信托等产品的快速发展使居民资产结构更加多元化,但鉴于获取优质资产的成本较高,房产、存款等仍是居民财产中占比最重的部分,特别是房地产的配置偏高。我国作为最大的黄金消费国和生产国,目前黄金在居民和机构资产配置中的比例明显偏低。在投资组合中加入黄金,可以起到抗通胀、风险分散、对冲地缘和经济风险等左右,因此,未来对黄金资产配置的需求会越来越大。

  金融市场是进行金融活动的场所。根据分类方式不同,金融市场可以划分为不同类型的市场。第一,按交易标的划分,可以分为货币市场、外汇市场、黄金市场、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和衍生品市场。第二,按交易层次划分,金融市场可以分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比如说股票的一级市场和股票的二级市场。第三,按组织形态划分,金融市场可以分为场内市场和场外市场。场内市场即交易所市场,场外市场为交易所以外的,如柜台市场和私下市场等。

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